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实业文苑

【甲子华章】如歌的岁月

发布日期:2022-09-30 信息来源:实业公司 作者:王慧 字号:[ ] 分享

写给中国电建市政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成立六十周年。

我是王再新,曾经是一名工程师,如今我已步入耄耋之年,是个81岁的老人,相信认识我的人,也已有七、八十岁的高龄了。我们这代人也曾与水电十三局(现中电建市政集团)风雨同舟,曾记否?我们是怎样来到鲁北?又是怎样来到马颊河畔的?朋友,也许你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吧?那就让我慢慢地从头说给你听。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我们国家刚从三年自然灾害中慢慢走出困境,一切百废待兴。毛主席恰逢其时地发出了“一定要根治海河”的伟大号召。而地处鲁北的马颊河流域正处在海河系中,且又连年遭遇洪水的严重侵袭,鲁北人民的生活雪上加霜,痛苦不堪。毛主席的伟大号召如春风化雨般播撒在鲁北人民乃至全国人民的心中。于是党中央、国务院决定成立我国第一只机械化水利施工队伍——马颊河疏浚工程局。

1963年12月15日,我们济南350人和德州350人作为国务院首批批准的招工名额,由国家计划委员会列入国家的首批招工指标。我们这七百人就是这样被招入马颊河疏浚工程局的正式职工。当我们济南一行人乘坐“解放牌”敞篷汽车跨越黄河来到鲁北大地时,不少人悄悄流下了辛酸的热泪。因为这是一群从未离开过家,从未离开过父母的城里生城里长的孩子们,从未见过这满目荒凉的空旷原野和风沙弥漫的冰冷的世界。有的人第一天来到了乐陵二中荒废的校园旧址,第二天天不亮便打起铺盖卷“拔锚开船,返回故里”了!我们绝大多数人却都在这极端艰难的荒原上扎下了根。说实在的,看到有的人走了我也产生过动摇的念头,但看到大多数人稳定的情绪,自己犹豫的心态也慢慢地倾向了稳定。渐渐适应了想家思友的痛苦情怀。

我们700人在乐陵二中废弃了的校园里安营扎寨,开始进行技术培训。所谓技术培训也就是集中进行生活规律化的训导,分配工种之前的必要准备。那段日子里生活规律性极强,例如:起床、吃饭、做操,上课、训练作息等等非常严格。目的在于养成有规律的生活,适应未来生产的需要。那段日子,我们生活的并不顺心。有时连饭都无法吃饱,只能自己给自己“开小灶”——从野地里捡些废弃的柴草,到集上买一个小锅,买几斤小米来,用几块砖头支起来,煮小米粥喝,以补饥荒。大冬天的我们住的屋里连个取暖的炉子都没有,太阳出来了,只好到避风的太阳地里晒太阳。呼啸的北风从挂着一块军用帆布做门帘的大门里无情的吹进我们冰冷的大屋里。大家冻得瑟瑟发抖,彼此嘶嘶哈哈地讲笑话、取乐。在漫漫严寒的冬夜里,空气也是冰冷冰冷的,令人窒息。

1964年,春暖花开之际,我们度过了那段难熬的苦日子,结束了培训班的生活。我被评为积极分子,还发了一个盖着大红印章的红本本。我被分到了第三工程处,也就是距离无棣县城以北三十公里处,在一处名叫“大山镇”南一公里的马颊河一个无名桥的南段,在一片废弃了的砖瓦窑厂的荒地上临时搭建起来的土坯房群体。这里最大的建筑就是我们的食堂,有四五百平方米的面积,周围是用高粱杆秫秸做支架,用泥巴里外各糊了厚厚的“墙皮”作为遮风挡雨的屏障,上面用油毛毡加泥巴盖顶。将钢筋用铁丝绑扎在一起做屋顶的支撑梁。夏天漏点雨,透点风尚可勉强维持。到了寒冬腊月,室内如冰窖般寒冷,到处都是冰凌,房檐上的冰柱比胡萝卜还粗。饭碗里结的都是冰。刷牙的茶缸子里也是冰,简直就是冰的世界。人们端着饭碗,跺着脚,买了饭,便一路小跑着赶快向宿舍跑。宿舍里虽然也无取暖设施,但毕竟空间小一些,冷的程度也会稍微差一点。

春天来到的时候,施工的季节开始了。

大量的施工机械开始陆续运抵工地。虽有机械但无电力照样不行。条件艰苦,电力匮乏是当务之急。为此,工程局决定在无棣县城西郊建设一座30万伏的变电所。建变电站所需要大量砂石料。一车车黄沙源源不断地由外地运到了施工现场。而施工所需的石子却货源不足,于是大家动脑筋、想办法,齐心协力献计献策。于是有人建议就地取材,从“大山”处取石也就是我们三处驻地以北一公里远的一个名叫“大山”的小镇背后的山。于是勘测队便连夜赶去考察那里的岩石可否利用?这座名叫“大山”的山并不大,周边只有两平方公里左右的面积,高度从山底到最高处也只不过一百来米高,但坡度较大,是古代火山岩喷发后形成的大山熔岩,大部分岩石犹如钢渣,没有利用价值,只有不到百分之二十的岩石可用作浇筑混凝土。于是三处职工总动员,上山捡石头供修变电所之用。于是书记、处长,直到每一位职工都积极投入到上山捡石头的行列中去。用了二十多天的时间,才捡够了施工所需的石料。

变电所开工建设的那天,是个晴空万里的好日子,鞭炮齐鸣,锣鼓震天。是无棣县历史上从未有过的隆重庆典的日子。那天工程局副局长付殿阁,三处党委书记沈国泰、处长刘平、变电所负责人、工人代表八级工张华明等出席了开工庆典大会。副局长付殿阁首先讲话。随后,三处党委书记沈国泰庄严地宣布:“无棣变电所建设正式开始......”

随着无棣变电所的开工建设,马颊河工程的施工也在紧张的进行中。忽然有一天,施工现场的马颊河河边的桥头上传来了有人落水,赶快救人的紧急呼叫声。原来是测量队的测量工马延秋和他的师傅在桥头处测量施工断面的相关数据核资料。他们师徒二人穿的都是橡皮衣和橡皮裤,所用的橡皮艇也都是简陋的设施。由于水流湍急,不会游泳的徒弟马延秋不慎落入水中,他师傅见状立即伸出援手前往营救,不料橡皮艇失去平衡侧翻了,二人同时入水,马延秋被师傅用力使劲猛推到岸边。惊魂未定的马延秋被推到岸边得救,却发现师傅早已没有了踪影。于是他便急呼岸边的人快来救助。这是跑回驻地喊人营救的人累的上气不接下气。就这样,三处所有男职工,二三百人统统跳入河中从早到晚连续在水中摸找了三天也未找到,为了表彰马延秋的师傅舍己救人的高尚品质,三处特别召开了隆重的追悼大会,这是我认识的为根治海河牺牲的第一人,让我不禁感叹生命之重,会上被救的马延秋声泪俱下,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令人心中悲痛,大家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一定要根治马颊河!

三百五十立方挖泥船从海上拖进施工现场的消息,极大地振奋了三处的员工。我和祁汝沂、王东原三人同时被分在了这条大型挖泥船上。上船后,给我的感觉只有两个字“新鲜”;船舱里员工的卧室设在舱面下,两个人一个房间,每人都有一个壁橱,新鲜;驾驶室设在视野辽阔的舱面上,一望无际,舒适、美观、明亮;船舱里巨型主机和辅机犹如并排蹲着的两只庞然大物比狮子老虎都威武,新鲜!

转眼间到了“五一”劳动节,挖泥船上张灯结彩,欢声笑语不断,舱面上彩绸绕船一周鲜艳夺目,彩旗迎风招展,五星红旗更显得靓丽壮观。大家都在热烈地欢庆之时,船长笑眯眯地来到我身边拍着我的肩膀高兴地说:“祝贺你,小王,这是北京水电学院寄给你的录取通知书。”我惊喜地双手接过了录取通知书。迫不及待地用手抽出里面的薄薄的一张纸,上面一行字是用红颜色打印的“录取通知书”下面写的是:“王再新同学:你已被我院函授部录取为1965级水利施工机械化专业的函授生。你的学号是265042。从此我便开始了边工作边学习的函授生活”。

不久,从北京水利水电学院刚毕业分配来的技术员听说我考上了他的母校,他便满面春光地找到了我。向我介绍了北京及北京水利水电学院的概况。他如亲兄弟般的向我介绍说:“北京有千余年的建都史。故宫是世界上最大的古建筑群,共有九千九百九十九间不同风格大小各异的各式房屋。总面积达十五万平方米,是世界上少有的豪华建筑群。一九五九年,党中央,毛主席亲自规划建设了北京十大建筑,作为向国庆十周年献礼。其中以人民大会堂建筑最为雄伟、壮观。人民大会堂的每一项建筑、每一件展品都具有一定的纪念意义和象征性。如人民大会堂顶篷上一百盏照明灯呈圆形组成了葵花向阳的样子,象征着全国人民心向党中央,心向毛主席。中心最大最亮的那盏灯象征党中央、毛主席......”他一口气向我讲了一个多小时,我像听童话故事一般,有趣极了他接着说:“看我跑题了,咱们还是说说母校吧!它坐落在北京市西郊的紫竹院旁的花园村。有一条铁路专用线从门前穿过。学校的后面有一个不大的门,开了这个门便是紫竹院公园了。公园里有个面积挺大的湖,周围常年长满了碧绿的竹子,还有各种花草树木。到了冬天,还可以穿上冰刀鞋在厚厚的冰面上滑冰......母校离北大、清华和首都八大学院所在的学院路也不算太远。总之这里又是首都著名的文化圈......”

经过他的一番介绍,我的心好像早已飞向了北京。

1965年12月初,我终于收到了北京水利水电学院寄来的集中面授通知书。于是,我收拾行李,按通知要求,前往北京。

到了北京,按照通知书中绘出的路线图,顺利到达北京水利水电学院。当我看到宏伟的建筑群坐落的校园时,我被感动得泪眼模糊了。老师们慈祥的面庞,亲如父母般的体贴与教诲更让我倍感亲切。

每当提起那次的北京之行,我都无比感动,我不仅收获了知识,开拓了眼界,广交了朋友,还看到了外面无限精彩的世界。

在此,我想借用宋代大儒朱子的一首“一寸光阴不可轻”的诗,与大家共勉:

少年易老学难成,

一寸光阴不可轻。

未觉池塘春草梦,

阶前梧叶已秋声。

六十年,弹指一挥间。






【打印】 【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